中国城市化潮涌第三波:集约发展 结构优化 特色

2017-06-08 13:19 来源:未知

(一)

  中国的城市化是一波波雄浑的潮流,短短几十年间,以其强劲的力量,推涌着高速前进的经济增长势头,重构着急剧转型的社会发展格局,开辟着生动繁荣的文明演进愿景。

  第一波,主题是“规模扩张”。县改市,市扩区,一座座“中心城市”“国际都市”接连崛起。第二波,重心是“形象塑造”。拦河造景,大楼摩天,一个个“靓化工程”“豪华地标”竞相媲美。

  中国城市化浪潮第三波正在涌动之中,它的取向是“集约发展”:结构优化,品质提升,特色引领。

  在这里,我们将更真切地欣赏到城市生态的建设,触摸到城市温度的累积,感应到城市个性的张扬。

  (二)

  结构优化:重在拓展空间,协调发展,共生共荣。

  在工业化、信息化驱动的城市化高歌猛进中,我们也看到:因为多年采掘不止,一些曾经辉煌的资源型城市正面临寻找替代产业的艰难;因为体制变革滞后,一些曾经耀眼的产业化高地正遭遇加快转型升级的挑战;因为陷入路径依赖,一些曾经领跑的实验性新城正突围创新发展动能的盲区。这都是城市结构提升中的常态。

  更有,因为市场集聚要素,加上行政配置资源,大城市规模日益膨胀与小城镇不断萎缩的两极化现象,也在滋生蔓延。这是必须警惕的中国城市结构分化中的异象。

  城市结构应是一个生态系统。它犹如一片森林,乔木灌木,大树小树,还有树身缠绕的藤蔓,绿色的苔藓,满地丛生的杂草,厚厚的落叶,还有数不清的林间飞鸟,流不尽的石上清泉……同一片阳光,同一片原野,各有各的生存空间,各有各的生命光彩。

  我们如何在城市的发展转型中矫正它的极化现象推进它的结构优化呢?

  第三波城市化呈现出了令人欣喜的景象——

  看新动能驱动中的城市弯道超车。市场力量的强化,新兴技术的革命,创新动能的积聚,国家战略的实施,为不同区域城市的特色彰显、共同发展敞开了新的窗口期,也为落后地区的异军突起、后发先行构建了新的快车道。有着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的重庆,在新兴产业聚焦中一马当先引领风骚;长期戴着发展落后帽子的贵阳,在大数据“风口”中抢得先机惊艳亮相;还有不少沉寂多时的西部重镇,在“一带一路”建设中重振雄风勃发生机……

  弯道超车的动力是创新转型升级思想理念。

  看城市圈扩展中的国家新区建设。北有雄安新区构想,重点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与北京城市副中心形成北京新的两翼;加快补齐区域发展短板,提升河北经济社会发展质量和水平,培育形成新的区域增长极;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拓展区域发展新空间,打造全国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南有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直面区域内原始创新不足、创新资源分散、创新潜力尚未完全释放,以及跨境基础设施衔接不够通畅等挑战,着意破除粤港澳三地融合与发展的障碍,紧密携手共同打造世界级经济增长极。

  杠杆撬动的支点是破除既得利益固化藩篱。

  看多样化选择中的特色小镇热潮。

  加快试点强镇扩权,积极培育特色小镇,持续推进户籍改革,互联互通基础设施,这里有高层振兴小城镇的政策指向。进城农民工返乡创业,城市投资人筑梦小镇,大批退休者寄情乡野,新生中产层多元择居,这里有民间聚焦小城镇的发展自觉。

  当年乡镇企业异军突起,举托起一个小城镇发展的春天。当今城乡统筹区域协调发展转型大势所趋,小城镇终于迎来了又一个发展的春天!

  中国城市化发展战略应当超越倾力就地城镇化还是坚持优先大城市的两极思维,这也是中央新型城镇化战略的题中应有之义。小城镇发展不如大城市并不是世界普遍规律。在许多发达国家,小城镇已是城镇化的主要载体。小城镇,再出发,必将迸发出它特有的魅力。

  亟待打破的瓶颈是根据行政等级配置资源。

  (三)

  品质提升:力求宜居,宜业,宜游。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寄托着无数人斑斓的梦想。然而,当下许多城市中的居民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房价,让无数年轻的大学生望而却步,美好的梦想何处去寻找承载之地?户籍,令奋斗经年的农民工久久叹息,难道命运注定了他们只能长远地驻足于城市的体制之外(公共服务)、社会之外(社会参与)和文化之外(身份认同)?雾霾,使倍感优越的都市人无比失落,越来越多的市民就此踏上了一条条穿越之旅、怀乡之旅和寻梦之旅。

  提升城市品质的核心,是产城人的融合,是生产生态生活的互通。

  打造宜居城市,是许多城市主政者发出的响亮号召。我们已经听到来自高层的决断:“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我们已经看到重磅政策的出台:新一轮调控从限贷限购升级到限价限售,从房地产市场延伸至金融去杠杆。我们已经明晰深层调控的取向:全方位梳理住房的投资政策、信贷政策、税收政策以及土地政策,为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搭建制度框架,构建长效机制。

  农民工的市民化,已被列入推进新型城镇化的核心内容。破除城乡二元体制的障碍,努力促进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逐步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和常住居民福利保障全覆盖。难关重重的户籍制度改革已见新的进展。政策框架基本构建完成,全国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全面建立。各地户口迁移政策普遍放宽,不少大中城市适当降低了落户门槛,努力满足广大农业转移人口的落户需求。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配套政策措施,着力解决广大农业转移人口最为关心的教育、就业、医疗、养老、住房保障以及农村“三权”等方面的现实关切。

  治理雾霾,利剑出鞘,一场场“蓝天保卫战”在一个个城市打响。大力实施清洁能源替代工程,关停淘汰落后过剩产能,加快城区污染企业搬迁,大气环境质量限期达标,倒逼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壮士断腕,决战决胜。

  (四)

  特色引领:彰显产业特色,功能特色,人文特色。

  千城一面,各具特色的传统文化逐渐流失;发展趋同,政府推动的重复建设屡禁不止;追赶时尚,着意拼贴的现代符号光鲜一时。这是中国城市化最为世人诟病的缺陷。

  如何去找回本真、鲜亮的城市个性、城市风格、城市气质?

  产业特色是城市的品牌闪光。

  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地理位势、资源禀赋、历史底蕴和人才集聚,由此生成的特色产业以“特”制胜,有其难以取代的比较优势。我们在新技术革命的洗礼中,已经领略到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壮观景象,一个个新兴特色产业脱颖而出,活力无限。合肥智能语音产业,让全世界聆听“中国声音”;武汉光谷生物城,引领智慧健康创新发展;南昌凭借硅衬底技术优势,迎来LED产业“风口”;福州VR产业,搭建全球重要创新创业平台;长沙率先拉开全国检验检测产业培育序幕,俨然已是“中部检测之都”……

  一批批特色小镇的快速崛起中,或为植入型、或为嫁接型、或为原生型的丰富多样的特色产业,谱写着中国新型城镇化崭新的发展传奇。看一看住建部公布的第一批127个特色小镇,特色产业正是其最耀眼的亮点。

  功能特色是城市的发展坐标。

  每一个城市的功能都是多重的。但是,其最核心的功能也是难以替代的。

  回首改革开放以来,从开发区到高新区,从经济特区到自由贸易区,从国家新区到国家级中心城市,每一个城市发展战略,都给了先行试点城市新的机遇和空间,同时,也赋予先行试点城市新的功能和使命。就以时下也是热点的创建国家中心城市为例。这一布局的深层,是充分考量区域均衡性与差异化,让国家中心城市建设释放出综合服务、产业集群、物流枢纽、开放高地和人文凝聚等重大功能,担当起支撑国家发展战略、带动区域整体发展的历史使命。

  再看舆论特别关注的雄安新区,它的建设指向,就是要倒逼京津冀跳脱“大而全”的发展误区,找准各自功能定位,彰显功能特色优势,各美其美、美美与共,因地制宜构建互联互通均衡发展格局。

  人文特色是城市的精神底蕴。

  每一个城市,都不能回避时代的叩问:我们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是一种文化自省,也是一种文化自觉。我们当可在这自省和自觉中找回这个城市的文化自信,获有城市永不枯竭的发展动力。每一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历史记忆和文化传统。打捞这一页页厚重的历史,谛听历史的叙事,获取历史的启示,开启这一扇扇文化的大门,传承文化的血脉,创新文化的精神,我们当可在城市人文的守望与复兴中获有城市生生不息的创造活力。

  (五)

  我们为新一波城市化中展示的发展愿景而欢呼,而点赞。同时,我们也为其中显露的种种偏向而警觉,而惕励。

  政府在城市化的前进中自应积极作为,科学的引导、推动不可或缺。但是,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不可替代。缺失市场的撬动,缺失产业的支撑,缺失人气的集聚,单纯靠行政力量政绩驱动去大跃进式地造镇造城,造出来的很可能是“鬼镇”“死城”。一味以争贴标签盲目跟风参与城市提升的“抢位大战”,抢出来的很可能是“泡沫”“包袱”。

  城市化中成功的探索是宝贵的,自应充分汲取其经验。但是,我们也得警醒,“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一如特色小镇建设,先行地区特别强调它区别于行政区划单元和产业园区,而是具有明确产业定位、文化内涵、旅游和一定社区功能的发展空间平台。这是由其省情所决定。但是,我们在其他地区看到,建制专业小镇的转型,主题产业园区的升级,同样有创新、开辟特色小镇的宽广空间。

  坚持以人为本共建共享的价值导向,是城市发展繁荣的根本。我们应当努力去构筑政府引导、公众参与的体制机制,赋予居民广泛参与城市建设的权利与空间,调动其潜在的主动精神和创造意识,逐步形成多方主体参与、良性互动和谐的现代城镇治理模式,让城市化的伟力助推中国崛起,让城市化的成果幸福百姓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